云南“诗意傣寨”帕连向艺术乡村的华丽转身

云南“诗意傣寨”帕连:

向艺术乡村的华丽转身(乡情村貌)

“看着这些宝贝还有点用处,我高兴着咧”

“我不知道其他省份的情况,但这些‘毛笔’绝对是全云南最大的啦!”驻足村口,同行的五合乡党委副书记(挂职)张占菊热情地讲解道,“这其实都是电线杆,通过绘画加工才变成了‘大毛笔’。”

美国知名民调机构皮尤中心近期的一项调查发现,约四成的美国成年人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人公开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情况更加普遍了。

靠着自学手艺,阿改将自家种的菠萝、芒果调制成特色饮品,并制作软米、猪皮、撒撇等傣味美食,供游客挑选。就靠经营小吃摊,阿改一个月就能有2000多块钱的收入。“在家门口开店,既能照顾老人、小孩,还能接受艺术教育,这比生活在城市里还快乐!”阿改笑着说道。

潘绪宏详细介绍了侦办案件的具体情况:

除了俄亥俄大学的这项研究,美国民间组织华人权益促进会在也疫情期间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来自该组织的统计显示,从今年3月至6月,全美报告的针对亚太裔的歧视事件达到2066起。

此外,北京警方还查处哗众取宠、引发关注、制造矛盾等其他各类涉疫谣言案件26起。

阿改告诉记者,因为艺术改造,村里1/3的年轻人都回来了。目前,只住有419人的帕连村光农家乐就开了4家,小吃店也有20多个,不用出家门,村民就能做起生意。

如今,帕连村这个传统傣寨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今年五一期间,帕连村的单日游客量成功突破了3000人次,直到晚上10点还有游客来赏灯作画。”张占菊告诉记者。

由于帕连旅游业是刚刚起步,景区创建工作面临着诸如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村民活动空间压缩等多重困难。为此,五合乡党委在帕连组建了村民小组,形成“支部到组、自管到户、商量到人”的治理新格局。

帕连村背靠云盘坡而建,村中地势因而起伏较大,巷道设计错综复杂。紧跟张占菊的脚步,在迷宫般的帕连走过几处巷角,抬首一看,文举奇石馆便到了,而这也是捐建者杨文举老人的家。

潘绪宏表示,当前,历经近一个月的实践检验,“全城动员”“全民防疫”精准有效,北京市疫情形势总体趋稳。但同时也要看到,疫情变化牵动人心,谣言信息的传播扩散,容易导致广大民众焦虑恐慌,甚至会造成人身财产安全实际损失。讲责任、顾大局、守公德,既是阻断病毒传播的“防火墙”,也是坚定战“疫”信心决心的“压舱石”。

在白兴秀家中,就有一间专门展示织锦的屋子。“像这种织锦,一般能卖到300块一米,另外一种质量稍差些,但也能卖到200块钱。”她告诉记者,听说村里又开始做织锦了,许多游客慕名而来,生意也好做得很,“现在,我再也不用去路边摆摊卖水果了,来旅游的客人直接把钱‘送到’了我家门口,真的谢谢政府对我们傣家的支持帮助!”

换上“艺术装”,吃上“旅游饭”,帕连村傣家人的日子真的富起来了吗?

顺着火山石块铺就的村道挪步向前,白墙、青砖、黛瓦鱼贯而出,徽派建筑风格民居鳞次栉比,汉文化符号在这个纯傣族村轻易可见,这便是帕连最大的特点。

对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村寨进行艺术改造,村民们是什么反应?

得知帕连村民小组成立了,杨文举很是支持,他主动报名,并担起了村规民约义务宣传员、邻里纠纷调解员等多种职务。不仅如此,他还说服两个儿女加入了村民小组,一起为帕连服务。“不管用啥方式,只要能为家乡建设贡献份力量,我都愿意!”杨文举说道。

“放心,知道项目资金不多,我不收你们钱,就把奇石馆建在我家就行,省得你们来回折腾。”至今,张占菊还记得初次拜访杨文举时,老人所讲的这句话。

五合乡党委立足资源禀赋,以美丽村庄建设为抓手,加快发展生态服务业,让绿色、健康、美好的生活环境成为展现五合美丽形象的发力点。2019年,五合乡选择在“云南省农村综合改革试点村”帕连,以嫁接艺术的方式,带动乡村旅游,激活经济发展。在艺术的洗礼下,帕连村摇身一变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打卡地”,引得无数游客沉醉其间。

“对传统傣寨进行改造,这需要有情怀的艺术家参与主导,信王军先生的方案就很好地融合了现代风格与傣家传统。”对于信王军的设计方案,张占菊等人很是满意。在乡党委、政府的协调下,200多万元改造资金迅速到位,3个月过后,信王军便带领团队入驻帕连。

可别小瞧了这些“菜鸟”画家,正是他们最先在“你们的美术馆”办起了个人画展。这不,在8月末的帕连,一场名为“一个体育老师的绘画展”正在这里上演。这名体育老师不是啥知名画家,就是帕连村村民杨正斌。

“不好意思,实在是招待不周。先来尝尝我做的肉干吧,这是第一次做,可能不太成功。”刚刚送走客人,阿改便忙将刚切好的牛肉干递给记者,眼神中满是歉意。对于这位30岁的傣家姑娘来说,能在家门口过上如此充实忙碌的日子,这是曾经的她想都不敢想的。

“既然有成功案例在先,那帕连是不是也能‘移植’这一模式呢?”在获得乡党委同意后,张占菊委托帕连文化站站长陈以晓与信王军取得联系,多次向他发出来帕连考察的邀请。

研究在结论部分指出,领导人在塑造民众对于新冠肺炎态度问题上有着突出的影响力。作为一名领导人,应该帮助民众克服对新冠疫情的恐惧、提升民众对于防疫的认知、鼓励民众相信科学。研究人员呼吁,美国要进行更多的公共卫生知识的宣传活动,要为民众提供更多、更科学的防疫信息。

今年年初,在共同努力下,文举奇石馆正式开业迎客,半年时间就接待了上万人次。

“大家告诉我要想啥画啥,还教给我具体构图方法,知道我喜欢吃鱼,艺术家们甚至还用捕鱼工具捞篼给我起了艺名。”对于这个新身份,杨正斌很是满意。

北京警方查处编造“北京已封城”“加急办理核酸检测”“本人核酸检测阳性”“征用奥林匹克篮球馆建设方舱医院”等谣言,干扰防疫措施类案件14起,如:近日,北京警方接多名网民举报,有人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可快速办理核酸检测”相关消息,并附带转账截图。经核查,北京警方发现信息发布人在河南省项城市,并及时将线索流转属地。项城警方工作查明,该信息系马某亮(男,51岁)虚构事实,自行编造发布。现该人已被项城市公安局依法行政拘留。

“听说村里要发展旅游,大家都高兴着咧!就拿建美术馆说起,开工第一天,全村上下老小都主动带上工具来到现场,一起帮着清扫整理,干劲儿可足啦!”张占菊说,“你瞧,这里是文举奇石馆,这便是我们村民自发捐建的。”

走入馆内,四面墙上尽是展柜,上千种奇石陈列其上,好不壮观。“你面前这块叫‘爱情石’,那边是‘东渡’,再旁边那个是‘美人鱼’……”杨文举热情地介绍着馆中藏品,声音浑厚有力,一点儿也听不出老人已有89岁高龄。

曾经,在64岁的帕连村民白兴秀心中,老年人要想补贴家用,就只能带着自家种的洋石榴到公路旁售卖,“路途远不说,路边蹲一天,最多也就挣几十块。”

“帕连作为傣族村寨,民族特色这块招牌必须得发扬光大。”张占菊明白,若想真正发展好乡村旅游,势必还要发掘傣家传统民俗的价值。

本赛季巴萨已基本无缘西甲冠军,但8月他们还要征战欧冠。据西班牙媒体的报道,登贝莱的恢复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阶段,这是一个好的迹象,按照这样的进度,他很有可能在欧冠开始前复出,这对于缺乏活力的巴萨来说是一大利好。

高黎贡山下,龙川江畔。从云南腾冲市区出发,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绕过几道山弯,几杆高达10米的“竹制毛笔”出现在视野之内——五合乡帕连村到了。

记者发现,类似的艺术装置正四散于这个游客口中的“诗意傣寨”:创意字体写成的诗句彩灯、仿村中孩童绘就的巨幅壁画、废弃砖瓦制作的墙面装饰……殊不知,在去年以前,帕连还一直是一座默默无闻的边陲村寨。

显然,这些美国政客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捞取选票,他们不惜抹黑中国、抹黑亚裔群体,以推卸责任。他们想利用选民对病毒的恐惧和信息不对称,树立自身“尽力抗疫”的假象。为此,他们轮番上阵,相互配合,不知疲倦地发起甩锅攻势。

不过,正如病毒不会陪政客演戏一样,科学也势必会直接戳穿谎言。如果一味“尬”演不止,只会让越来越多的民众更早地认清他们的真实面目。亚裔在美遭歧视,是美国政客想甩也甩不掉的锅!(完)

“在家门口开店,比生活在城市还快乐”

潘绪宏提示,面对谣言,广大民众要擦亮眼睛,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北京警方也将始终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依法惩处造谣传谣行为,坚决守护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完)

北京警方查处编造“北京高速进京方向封闭”“快递暂停向北京发货”“首起确诊病例隐瞒吉林旅行史”等谣言,妨害社会管理类案件20起,如7月2日,网民陈某筱(女,29岁)居家隔离期间,出于排遣寂寞,发泄无聊情绪,凭空编造虚假信息,对大兴一确诊病例进行人格污蔑,在多个微信群内广泛传播,造成恶劣影响。现该人已被大兴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

自2月4日受伤后,登贝莱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球场上。而在本周二的训练课上,他终于现身了。登贝莱已经开始进行单独的训练,帮助自己恢复力量和速度。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8月27日报道,这项研究名为《新冠肺炎大流行产生未想到的公共卫生后果:一项关于审视美国歧视亚裔现状的全国性调查》。研究的初衷是为了探查新冠疫情是否以及如何诱发美国国内针对亚裔群体的偏见和歧视。在启动调查前,研究人员做了两项假设,一是越相信特朗普,则越可能相信中国是病毒来源;二是越不相信科学,则越容易引发针对亚裔的偏见和歧视。调查结果表明,两项假设都得到了印证。另有一项数字值得关注,超过40%的受访者在疫情期间曾目睹过针对亚裔群体的歧视行为。

带着疑问,记者走进“你们的美术馆”,来到“阿改小吃摊”前。只见摊前的塘火旁,正围坐着一群歇脚游客,身穿傣服的阿改一边切着水果,一边热情地招呼着客人。

“美术馆不是我们的,也不是他们的,而是你们的,这样更显得亲切。”正如信王军希望的那样,在与艺术家们的朝夕相处中,村民渐渐对艺术创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知从何时开始,每天傍晚,在未完工的美术馆内,砌墙工人、耕田农夫、年幼孩童都纷纷拿起了画笔,开始学习作画。

为了更好利用艺术拉动帕连发展,信王军最近又开始将村中壁画制作成书包和服装,摆在网上销售。“这些纪念品的销售所得,最终还是要返还给帕连的,毕竟精彩地活着,比拼命赚钱更重要。”信王军笑着说。

既然在当地找不到‘师父’,那就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11月,帕连村与龙陵县的一处傣寨取得联系。村民们分批来到龙陵,实地参观学习,最终成功将织锦技艺传归帕连。

阿改,名叫杨秀改,是土生土长的帕连人。由于家庭贫困,初中毕业后,阿改便去县城打工,结婚后为了照顾两个孩子,阿改不再外出,而是留在家中务农。但一年到头算下来,也没多少收入,日子过得很拮据,“那时候就连买一件60块钱的衣服都要想好几个月。”

自村口向西没走几步,只见黄土砖墙内,却嵌有一台废旧黑白电视机,屏幕上清晰显示着“你们的美术馆”几个大字,这里便是帕连村艺术改造的起点。

事实上,当时杨文举的身体状况并不太好,大家都很担心嘈杂的施工会影响老人家休息。“你们尽管弄就好,不用管我,看到这些宝贝还能有点儿用处,我高兴着咧!” 杨文举的表态,令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动不已。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太鼓达人NS专区

终于,去年8月底,信王军一行四人来到帕连。在村里村外转了两天后,他们发现,尽管帕连拥有独到的傣族文化,但它也是一座缺乏亮点的乡村。“如果能通过艺术让老旧山村焕发新活力,这会让我很有成就感。”信王军说,离开帕连回到家没几天,他便设计好了改造方案。

一次偶然的机会,杨文举发现,帕连的石头资源很丰富,有特点、有灵性的奇石数不胜数。“遇到好看的石头,我就是背也要把它背回家,这都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宝贝哟!”这么多年下来,收集奇石成了老人唯一的爱好,一有时间,他便会欣赏起自己的收藏。

自费建阅览室、开办汉语培训班、请专家教授种植技术……回到家的这28年里,杨文举基本上一天也没闲着,脑子里琢磨的尽是村里的大事小情。

北京警方查处编造“新发地几万人被运到唐山”“灯市口稻香村出现确诊病例”“金融街链家地产出现确诊病例”“北京育民小学学生确诊”等谣言,散布恐慌言论类案件32起,如:6月29日,警方接群众举报,多个微信群内流传“美高美新增23个病例在确认前将丰台区云冈周围的超市逛了个遍”的信息,造成群众恐慌。经查,该信息系网民刘某全(女,58岁)主观臆测、凭空编造的谣言。现该人已被丰台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去年底,帕连村启动“艺术改变乡村”计划后,杨文举又动起了捐建奇石馆的心思。

包括“你们的美术馆”、文举奇石馆在内,如今的帕连已经形成了“五馆联动”的特色景点。“下一步我们要考虑的就是把乡村旅游与壮大集体经济结合起来,帮助村民持续增收。”张占菊说道。

原来,在前期考察中,信王军了解到,帕连村民其实并不缺少接触艺术的机遇,每年都会有大批艺术爱好者来村写生。为了让帕连真正成为艺术乡村,让艺术爱好者与其作品能在村中找到一个“落脚处”,信王军决定拉上村民一起修建一座美术馆,即“你们的美术馆”。

那么,他们为何拒绝正视事实和真相,执意演戏?

张占菊告诉记者,帕连现有住户119户,均为傣族。但据邑人杨文选所撰《杨思孝老祖公定居帕连寨时间考查》一文可知,帕连人其祖却为汉族,大致于明朝万历年间到龙江刀土司家任书办之职,土司赠与庄田,又娶傣族雷氏为妻,而后定居帕连。在400多年的民族繁衍生息中,帕连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汉傣”文化。2013年,帕连村还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综上可知,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受疫情影响,美国国内针对亚裔的歧视言行越来越严重。对于这一局面,持续对中国和亚裔群体搞污名化的美国政客难辞其咎。虽然他们辩称自己使用“中国病毒”“功夫病毒”并无意伤害亚裔群体,但事实和真相就摆在那里,他们的辩白苍白无力。

最适宜帕连的“旅游名片”从何得来?张占菊带领乡村两级干部四处打探,寻觅可行方案。很快,紧邻腾冲的德宏州梁河县举办的“涂鸦艺术节”吸引了张占菊的注意。

先后担任云南民族学院副院长、腾冲文教局文化科科长的工作经历,令杨文举对傣族文化的传承发展颇为在意。因此,1992年退休后,他没有选择留在城市安度晚年,而是举家搬回了帕连。

“但整个帕连,已经有50多年没做过织锦了。”对于重振织锦技艺,起初,白兴秀并不看好,“说实话,像我们几个做过织锦的老姊妹,因为年龄大了,具体细节真是忘掉咯。”

眼见游客是越来越多,为了带动村民增收,帕连村民小组在村中各处设置了多个公共摊位,只象征性缴纳一点费用,村民就可在此经营餐饮生意,“阿改小吃摊”便是其中之一。

在画家信王军心目中,云南的村寨虽是一片神圣的艺术净土,却唯独缺乏艺术教育,“就连阅读、谈论文艺的人都很少”。因此,2017、2018连续两年,他来到梁河县发起涂鸦艺术节活动,邀请数百位涂鸦画家来此创作,并开展公益教育。在艺术的赋能下,单调的巷道开始变得五彩斑斓,吸引游客源源不断地参观浏览。

傣语中,帕连意味着“红岩下的寨子”。如今,艺术乡村散发出的“幸福光芒”已点亮了整片“红岩”,为傣家人带来希望!

织锦技艺,是傣族的传统手工艺之一。近年来,随着工业技术的发展,一梭一线制成的织锦逐渐被机器化纺织产品替代,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严峻的失传危险。“如果帕连能恢复做织锦,一来可以继承傣家传统,二来还能增加旅游卖点。”张占菊不禁想到。

“这里距离最近的高速公路出口只有6公里,距离腾冲市区也只有30公里,但之前的旅游发展却并不尽如人意。”2019年6月,张占菊被选派至五合乡主抓乡村旅游,经过多次实地考察,她发现帕连的区位、民俗优势都非常明显,但缺少一张打响旅游名号的“关键名片”。

因为家中空房较多,信王军团队进驻帕连后,便一直住在杨正斌家。耳濡目染下,这名五合民族中学的体育老师也慢慢迷上了画笔。从鹅卵石画到青瓦片,从田园山水画到傣族民俗,短短3个月,杨正斌就创造了29幅作品。

“能用艺术改变乡村,让我很有成就感”

另有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全美境内针对亚裔社区仇恨犯罪的数量持续上升。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歧视现象,纽约警察局专门成立打击仇恨犯罪的工作组。

asselka.com

Related Posts

Read also x